周越今

听听那冷雨

Q:修周!!好久没来找你!知道你忙,最近怎么样?U ´꓃ ` U

还没期中考已经要瘫啦!!要和汤圆贴贴才能好😞最近很不错哟,疯狂喜欢上了Dew~正在着手写文,爱是第一生产力💃然后虽然成绩有波动但是总体还在接受范围之内!疫情又严重了,希望我喜欢的小狗们都可可爱爱健健康康,你也要平平安安📀

Q:非常非常非常miss u🥺🥺

亲亲!!我也已经很眼熟很眼熟很眼熟你了👼小天使

刚刚和@咬一口栗子女士协定勇敢地做对方的厨子

(双方自愿,无内鬼,交易顺利)


LOF看起来好像有点嫉妒我


上截图

🎩

我和Dew的完美恋爱靠你了😚

青野repo.


“春天是宇宙的入口。”


我要喝酒,用重重的杯子,

和一夜温凉的月光,

均匀地撒在地上。

我要春天,浪漫的诗句,

和整个宇宙,

都来听你呼吸。


刚回家就收到了短信,何其有幸。

纸页非常有分量,让人爱不释手。

人生中第二本印有蝴蝶logo的书📀

条件简陋,没有拍出来千分之一的好看,很爱@一口穆洱 

Q:猜猜我是谁,周周~

我的大小姐婉婉饭饭😚

Q:情人节快乐小今

元宵节快乐点点~🎉🎉🍓🍻

翔我/嘉枝来信

风口中的我们【归林酒肆】

上一棒:@下半山 

下一棒:@咬一口栗子 



-


谈嘉信并不是那种娇蛮不懂事的大小姐。




她被好友们推搡着在自家花园里拈花折枝,花园里都是父亲依她让下人好生打理的百合,四方花圃围了一圈绿的发亮的叶子,谈嘉信看在眼里,觉得这叶子像刷了一层腻油。她的心情实在算不上愉悦,半边身子在少女们娇俏的嬉笑声中簌簌地抖——她一向不喜爱被簇拥。

 


谈嘉信没料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严浩翔。

 


她本来不打算在外逗留太久,花香混着少女们衣裙上的化学香精气息熏得她头晕脑胀。谈嘉信只好找个理由从人群中跑出去,她远远望了一眼对面,期待着能够遇到一个熟人出面为她解围,只这一眼她却足够惊喜,睫毛翘成上扬的弧度,连带着肢体动作都显出一种开心的状态。她匆忙提起裙摆调整好仪容仪表,像一朵睡醒了的百合伸展姿态,优雅又急切的踩着嵌有几颗鹅卵石的小路小跑而去。

 


那不是谈嘉信传统意义上的熟人,但她显得如此急不可耐,甚至失了她印象中大小姐该有的作风,只因那是前不久才与她定下婚约的,她从小听着名号长大的男人。



谈嘉信在心底默念了好多遍严浩翔的名字,待到临近了,她才觉生出羞涩,于是又慌乱的收敛脚步。可奇怪的是虽然谈嘉信从未觉得这一段路程有多么遥远,但她却因为这一点犹豫而惊慌扑上前,那几块鹅卵石充当罪魁祸首,咯咯地笑,在她的鞋尖处阻拦,诚心要她在众人面前出糗一趟。

 


谈嘉信惊呼一声,尽管还没落地,但她已然做好又羞又恼的准备。谈嘉信能想象出来脸上的绯色,那种她只能在心情好的傍晚看到的美丽,她并不希望它们爬上她的双颊。

 



但现实往往比想象更精彩。谈嘉信来不及听到身后少女们的轻笑便率先落入一个臂弯,她原本为摔倒而紧闭的双眸倏然睁开,手扶着沾有些许泥土与花露的胳膊才堪堪站稳。

 


严浩翔虚拢住她的腰肢,像揽着一枝偷饮了春酿的微醺百合,正无措僵硬地横在他的胸膛前。

 


没有轻笑,没有声乱,只有近在咫尺的呼吸。

 


谈嘉信想也不用想她现在在谁怀里,更害羞抬头,她甚至是害怕的,以至于说出口的道歉尾音都在抖,等她颤颤巍巍地说完,身前人还无应答,她更加无所适从。谈嘉信正欲再说什么,严浩翔却捎带无奈的拍拍她后脑勺,是比熟人还熟稔的举动,仿佛他们已认识了很久。

 


“谈小姐。”严浩翔终于开口,谈嘉信才意识到她自己还在男人怀里,尴尬地跳出他的怀抱,裙摆随着后退的弧度飘摇,鞋跟在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始终不敢抬头。

 


谈嘉信的视角能看到严浩翔扔保持着环绕的动作,当着她的面收回手,在身上一阵摸索,最后掏出块叠成四四方方的手帕递给她。

 


谈嘉信下意识抬起头背盖上自己的脸,小鹿一般机灵的双眼眨了又眨,试图从严浩翔脸上看出端倪。严浩翔轻咳一声,继续说,“脸上沾了泥巴,是我刚从花坛中带出来的,抱歉,谈小姐。”

 


谈嘉信又闹了脸红,伸手接过手帕唯恐那泥巴是毒药似的往脸上擦了又擦,这才拾起来她不再觉到尴尬的心,笑着从抱歉改成道谢,结果卡在了他的称呼上。

 


谈嘉信不知道脸红能出卖一个人那么多次,至少严浩翔已经从她动作的细枝末节处了解了她此刻的窘迫,他觉得有意思极了,这个比他小六岁,从前在他拿枪时还是在温床里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有做他未过门的妻子的年龄,居然还和他家里闹着吃糖的小妹妹一样喜欢脸红。

 


严浩翔只好做一下主动方,事实上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趣的人,他知道怎样教育一个握不好枪的士兵,却不懂得如何和姑娘打交道。好在他们的相遇是一场连名字都说不出口的尴尬,他有了一定的发挥空间,面上自然而然带上笑意,他一个字一句话都在脑海里周旋了几个回合才开口,即便是自我介绍这般简单的语句。


 

“谈小姐,我们以后会熟络起来。你可以不用那么拘谨,叫我浩翔就可以。”

 






 在谈嘉信过去的十九年人生里,自她记事起,耳边便不断出现另一个名字,她知晓这曾是父亲最信任扶持的一家人,也因为一直泡在药碗里,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有无的东西,因此谈嘉信从未表现过她的不耐,反倒是期盼着这人的到来。那时候她年纪小得很,心里没有对人生的概念,更遑论未来。只隐隐约约明了自己或许对这人拥有存在的意义,一想到除却父母,世上还存在另一个人在等她长大,谈嘉信的心底莫名滋生出一股股甜蜜,这份重量在无数个她疼到拆骨的冬天,也那般咬牙坚持过去。

 



年年岁岁,谈嘉信和花园里的枝叶同生同长,花长一春,四季演替,她的身骨也更新蜕变一套。谈嘉信的血液里流着中药,好在她还是挺漂亮的年纪,不至于浑身上下都浸着老苦寒秋的味道。谈嘉信觉得自己有一个非常愉快的童年,哪怕她一生的故事差点被刻在医院病床上,她乐观,拥有的是那种笑起来会让人想流泪的面容,瘦小的身子和骨架使她看起来羸弱空荡荡,常年喝药面无生气,仿若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句枯骨。

 



长到二十岁已经是谈嘉信的如愿以偿, 但现在若是人生继续下去,见过严浩翔的她恐怕不会知足。十几个春秋足够她把年少的欣喜咀嚼成爱恋,再往下,若无礼教束缚,恐生有占有强迫之意。谈嘉信不愿做那种急了跳脚的小女人,她只在一些先生的话本子里看过那种女人,且多数都是她托佣人从街角旮旯的商贩手里花便宜钱买来的,用来消遣解乏,谁知她看着看着竟也觉得市井小民的生活有意思的紧,若是不犯王法,自是别有一番趣味可瞧。如若可以,她真想忽略了花坛里娇生灌养的花朵,仔仔细细的捻去一把泥土玩耍。

 



谈嘉信那时候对于人生仅有的概念,就是属于她自己的。

 




等谈嘉信再长大些,她孤身做过各样的事情。

 



她开始习惯提起裙摆匆匆穿过刷了柏油的马路街口十字桥头,听鞋跟在硬地面上奏出马蹄一般轻快的声音,她手心攥了铜板去和各个年龄段的商人交换糖葫芦,谁家的糖衣薄脆甜腻她都清楚。谈嘉信还教过深巷里的小孩儿用树枝在泥巴地里画画,她这个时候最自由,无人知晓她是北平最大烟火供应商的独生女,无人会因此对她毕恭毕敬,那些孩子们言谈举止间流露的崇拜与喜爱不掺虚假,谈嘉信对此很受用。

 



待到天色欲晚,谈嘉信告别活日里的一切,不带一丝疲惫的回到医院,无人探究她的作为,只是讶于她的眼中存在医院中任何病人未曾曾有过的光亮,那些光亮曾带给她赞扬,带给她感动,带给她无数新生的希望。

 




而谈嘉信终归是贵女,等到医生敲定她的身体大幅度好转时,她终于离开了陪她长大的医生与病房。谈嘉信提不起丝毫激动,迷人的色彩褪尽了,谙熟于心的透明卷土重来。

 



谈嘉信十八岁那年就见过严浩翔,她掰着手指细算,多年来大多事对她来说都像镜花水月匆匆一面,而她偏偏与严浩翔结下不解之缘。严浩翔托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一小串贝壳,听说是他走南闯北捡回来的零碎。北平的女子多未见过这种稀缺玩意儿,她想,这可比街上那些珍珠品相漂亮的多。捎给她礼物的佣人是她的贴身保姆,满面带笑的夸赞严浩翔有诚意,谈嘉信心口怦怦,像炸开一朵烟花。



 

“阿妈,你可见了他?”谈嘉信声音拉得很平,尽力压制自己起伏的心绪。

 



保姆点点头,“那他现在还在吗?”谈嘉信追问。

 



“小姐,这就不晓得嘞,您要不出去瞧瞧?我眼见他方才和先生讲话嘞。”

 



谈嘉信攥紧手中的贝壳,又是小跑一阵,像一只悄咪咪的猫,只敢贴近客厅里的窗户向外看。她瞧见了一眼,模糊到她时隔两年差点淡忘,但她那时却将严浩翔完整的勾勒下来,那是她自知道严浩翔这个人之后的第一面,对她来说足够铭心。

 




时至今日,印象中的线条和方才的面庞重合,谈嘉信欣喜之余,终于想起身后的少女们,她不由得攥紧裙摆,往后看却只收了满目被拥乱的草叶,花朵可怜的倒在泥巴里,不复光彩。

 



谈嘉信黯然,却不想冒昧离开,她干巴巴的瞄了一眼严浩翔,恰好与他对视,谈嘉信一惊的同时严浩翔就礼貌的收回目光,开口像是在和她说话:“那么漂亮的花,就这样被拔掉。可惜了,是不是?”

 



谈嘉信顺着他的话点点头,严浩翔也自然而然的接,“谈小姐,要不要过去看看?”

 



谈嘉信这次没看他,回复一句便走上前去,她实在有些无措,不知如何和严浩翔交流下去。哪知她走了两步便听到身后的人也跟上来,她脚步一顿却未停下,恰巧,严浩翔开口,“我不是很懂花,但听闻这花是谈小姐平日里自己打理过的,很爱惜。”

 



“适才在花园里闲逛一圈,这下算是理解家人为何如此喜爱了。”严浩翔弯弯眼角。

 



谈嘉信来了兴趣,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及自家,新鲜又不敢随意,只好措词后再回话,让自己显得没那么不自然。

 



“想来令尊也定是温和的人了。”

 



严浩翔接得很快,“家里种很多季令花,有些是我不曾见过的。谈小姐若是见了,应当会心生欢喜。”谈嘉信听罢,当即转头,满眼灵动,淋漓的眸子里布满如同碎在树叶缝隙里跳跃的细光,也不吭声,只是瞧他,一副被吸引后前来确认的模样,严浩翔心下软哄哄,“你喜欢,到时候我们也多种一些。”

 



谈嘉信动容,仔细咽下他的后半句话,心里像是被蜜壶被灌满,连带着笑容更加灿烂。她不是那种善于言辞的人,更多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微小动作反而更能透出她的内心。严浩翔看在眼里,明白她是喜欢,跟着也笑。

 



他想错了,自家妹妹可未如此讨人怜爱。

 

 



 

 TBC.

 

-

想跟大家说一句真的很抱歉,这是三天搞出来的产物,太久不写手生了,再加上真的很拖拉呜呜建议大家先跳过我TT码字直播中

悄悄吃掉小羔羊联文终宣

谁的脚步落入黄昏

无:


我回眼我所希望的罗曼蒂克,弯弯转转,最后偏离航道。




我希望我的肉体可以永生,让我的肌肤永远是十几岁时年轻




我要轰轰烈烈谈一场恋爱




最好能谈到他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我要来一场疯狂的公路旅行




一箱啤酒两三个人吹瓶喝




我要爱到疯




我要爱到死




我要爱到没有人爱我




没有人记得我




我要爱到,要熬到,罗曼蒂克的坟墓前




光荣的给他看我一生狂浪的勋章




罗曼蒂克与自由共舞




我与它并肩消亡




我的小羔羊




悄悄吃掉它。






2月8日


10:00      1939《乱世佳人》


@江貳不二 all鑫  《乱世佳人》


“丁年是什么女人?是干枯的漂亮玫瑰,是二十世纪末漂泊的一叶扁舟。” 






12:00      1978《秋日鸣奏曲》


@灼阎年九 祺鑫 《秋日鸣奏曲》


"在慢的不像话的日子里,走过冗长无尽头的康桥。”






14:00  1979《于是我将奔向世界尽头 》


@下半山  翔我 《于是我将奔向世界尽头》


“那你能不能不要唱衰我,不要唱衰我对你的喜欢。” 






16:00  1980  《庐山恋》 


@壹仟    文祺   《庐山恋》


“我爱你,在庐山。”






17:00   1987 《恋恋风尘》


@藍色魚  文轩  《恋恋风尘》


有一朵杜鹃永远开在你的耳边。 






18:00  1993  《蝴蝶夫人》


@周越今  祺我  《翩飞玉河》


你的脚步落入黄昏 。






19:00  1995               《夜半钟声》


@飞入芦花都不见  真我 《到客船》


“老了老了真老了,十八年老了我王宝钏!”——哪有十八年那么夸张。






20:00 1996       《罗密欧与朱丽叶》


@八千朵月亮  祺我《你是来相亲的吗》


关于我们,是关于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关于全星际超强美少女铠甲暴龙勇士之花开富贵与人类高质量男性的从无到有,从始至终。






21:00  1997          《半生缘》


@Geennno水螺 祺轩《耗不尽》


我们耗过的日子,像疮痍的冬日水仙。






22:00 1998         《天鹅湖》


@鸦倾 翔我            《不知》


不知街心那位女子芳名。






23:00  1999       《诺丁山》


@绝对误差 翔祺    《诺丁山》


请给我一个暧昧缠绕的春天 。






23:30  2000     《重庆森林》


@阿桢很困  翔我 《太原有没有森林》


那天他问我“我们爱情的保质期有多长。”






24:00  2001     《蓝宇》


@半天河 祺轩     《漠河舞厅》


每次再看见跳舞的男孩,我都平静无比。才惊然在时间里咂摸出滋味—原来我是爱你的。








2月9日


10:00  2003       《两小无猜》


@予其   泽轩/祺泽《变声期》


小时候每逢可以许愿的时候,我总会满怀期盼的跟妈妈说,如果我能快点长大就好了。






12:00  2005        《断背山》


@堂上观宴 文严文 《重庆断背》


“我演了134分钟的我爱你,事实上我爱了你十年三个月零四天。” 






14:00 2007      《霍乱时期的爱情》


@山乔以卿. 祺鑫 《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为爱而死,不再感到痛苦。






16:00 2010 《盗梦空间》


@莱茵河 文轩 《盗梦空间》


我们是现当代上帝最伟大的造物,所有梦境亦是现实。






17:00  2013 《彗星来的那一夜》


@陈渔yyyyyep 祺我/我祺《彗星来的那一夜》


玫瑰在不停地变为另一枝玫瑰。你是云彩、是大海、是忘却。你还是你自己失去了的那一部分。






18:00  2014     《蓝色骨头》


@山山里_阿 文轩《蓝色骨头》


爱永远是危险品,但总有以身涉险的傻子。






19:00  2016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烛樂  祺我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他的沉默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一直以来,我悬筑的美丽的巴别塔,终是塌毁了。”






20:00  2017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是啊之之【本宣顶置】 祺我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情话说多了不中听,马嘉祺,我要你爱我。” 






21:00  2018         《无主之作》


@贺瑞瓦尔 祺鑫轩  《无主之作》


所以到底谁爱谁,莫比乌斯由谁拉扯。 






22:00  2020 《喜宝》


@无  文我       《五十度灰五十度飞》


不要祝我长命百岁,你应该说一切顺遂。 






23:00  2021  《穿越寒冬拥抱你》


@不饱和长夜【本宣置顶】真我 《三十七度拥抱》


拥抱吧,就现在。 






24:00  2022  《消失的爱人》


@苏枸    真我   《消失的胡真》


“张真源不爱苏晚桑,胡真爱。”






2022.2.8—2022.2.9


25位写手与您不见不散。


请您提前买票按时到场 与我们共赴这一场罗曼蒂克消亡史。




策划 无 


文案@贺瑞瓦尔 


美工@栖川渊沉 



Q:今今新年快乐,在2022继续发光发热!

窝草老师也新年快乐!!!!

Q:小周新年快乐呀💋💋💋

新年快乐小螺!!!!🎉🎉